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记忆》之38——葬身泡子沿(原创)  

2014-09-03 19:18:24|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记忆》之38——葬身泡子沿 - 海哥 - 海哥的博客  

华月敏,女,上海知青,生于19521122,上海市玉屏二中1969届初中生。19691126到黑龙江省爱辉县张地营子公社泡子沿3队插队,197068劳动归途中翻船溺水身亡,年仅18岁。

 

197068,星期一,正是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

“端午似小年”,民间很看重这个传统节日,如果在上海,华月敏这样的女孩子,一定家挂菖蒲、身佩香囊,围着母亲,品尝粽香。可那个端午,却成了华月敏的劫难日。

那时候,北大荒农村十分贫穷,加上中苏边境局势紧张,“阶级斗争”和“准备打仗”时时挂在嘴上,人们除了劳动就是巡逻,完全没有心情过节。开春前,上级就把生产队里的大部分壮劳力抽去修战备公路了,春播只能由妇女和知青为主的留守社员来做。

受干旱影响,开春种下的大部分玉米没有发芽。

那天一早,天气阴沉,副队长宁保义带着十几个青年渡河到泡子对面的玉米地补种玉米,华月敏和陶萍华等上海知青也在其中。

北大荒广袤无垠,张地营子公社的那个泡子也大得出奇,居然有五个生产队因沿泡子而得名,从东头到西头足足有好几公里。3队门前的那段泡子,宽达七八十米,水深二、三米。

屯子边的简易渡口总停着两条当地人称作“艉忽”的小船,方便人们往来。中午收工时,天下起了小雨。社员们已是饥肠辘辘,大伙赶忙蹬上“艉忽”回村吃饭。华月敏、陶萍华和当地青年吴玉玲、生产队长的妹妹丁艳英等姑娘上了一条“艉忽”。老农老李头撑杆驾船,大家坐在船舱里随意唠着家常,有的遗憾地说今儿个是端午,却没有粽子吃,有的说过节应当放假什么的。不知不觉中,天空变得愈发阴霾,水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

老话说“食过五月粽,不够百日又翻风”,那天的情形完全超越了老话。当时,江面上就狂风大作起来。宁保义等人乘坐的 “艉忽”,顺风飘出了老远,终于抵岸。华月敏她们的船儿却没那样的好运,风儿掀起大浪,打得小船颠簸摇晃,不一会儿船舱里就进水了。老李头叫大家别慌,坐着别动,尽量保持平衡。船儿顶着风浪前进着,眼看离岸不远了,一个大浪再次扑向小船,船舱里的水陡增了许多。姑娘们慌了,不知所措地纷纷站起。人的动作加剧了船身的摇晃,来回几下,就失去了平衡,一下子翻扣过去。陶萍华等会游泳的,奋力游向岸边,吴玉玲一落下就被呛了水,只能在波浪里胡乱挣扎。岸上正在锄草的小学教员吴树芬,一看不好,立即呼救。许多村民赶来,会水的跳下泡子救人。很快吴玉玲等人被救上了岸,却不见华月敏和丁艳英的踪影。

人们想起邻村有两个下放劳动的游泳教练,是一对上海夫妇。于是,急忙跑去求救。两位教练二话没说,顶着风雨赶到事故现场。男教练问明情况后立即下水搜寻,那女的已有7个月的身孕,虽不能下水,但也在岸边张罗着指挥会水的村民。 傍晚时分,两个姑娘的遗体才被打捞上来。

那年,华月敏只有18岁,丁艳英还不满17岁,两个花季少女被肆虐发飙的泡子吞噬了!

几天后,生产队举行了追悼会。华月敏的母亲从上海赶到那个边境小村含泪送别爱女。两个女孩一起被安葬在村口西侧的草丛中。

华月敏的死,对泡子沿3队的知青是个沉重的打击。这个生产队的知青除了黑河知青外,就是上海的,共24名,而且,其中21人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有的甚至从小学起就是同学。他们都是1969届的初中生,面对上山下乡“一片红”的形势,学校和知青办把他们安排在同一个生产队插队落户,也可谓用心良苦了。家长和老师们都盼望着他们在异地他乡互相帮助,互相爱护,互相关照。在这些上海知青中,有11个女同学。她们同住一间宿舍,同睡一铺大炕,白天一起劳动,晚上一起洗衣、写信、打毛衣,军训时,齐刷刷一起上山打靶。她们形影不离,情同姐妹。如今,下乡才半年,就生生地走了一个,同学们怎能不心如刀绞,悲痛万分?

华月敏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母亲是上海国棉21厂的纺织女工,父亲是上海橡胶2厂的工人。华月敏继承了父母憨厚、朴实、真诚的秉性,文静而不失开朗,积极向上而又脚踏实地,在知青和老乡中都有极好的人缘。

黑河女知青焦岩爱织毛衣,但又不谙技巧。华月敏就一边帮一边教,使焦岩织成了第一件毛衣。两人感情渐深,华月敏把自己的半身照片送给她留念。当地青年吴玉玲当时还是一个15岁的小姑娘,有事没事的往知青姐姐的宿舍跑。她家境贫寒,没出过远门,喜欢听知青们聊大城市里的趣事,也少不了从姐姐们那儿品尝到上海的“大白兔”奶糖。华月敏还让家里给玉玲妹妹捎来一条围巾。每每想起这些,吴玉玲都难抑悲情。

华月敏爱集体,爱同学,一贯的热心肠。陶萍华就是目睹了华月敏关爱同学的情形,才认识了这位异班的同学,并结成好友的。早在长宁二小读小学时,小月敏就是少先队的大队长。那时,小月敏的班上有一个女同学腿脚残疾,虽能行走,但很不方便。小月敏便每天到她家门口等她,陪她一起上学。放学后,别的同学都欢蹦乱跳地一溜烟跑了,小月敏又陪着她一同回家。那时候人小,虽不能背,也不能抱,但有小月敏数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地陪伴,那个残疾同学一直生活在快乐之中。

受“文革”影响,1969届的初中生真正上课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满一年,可华月敏对自己的学习一点都没有放松,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下乡后,华月敏的表现也是一流的,她是女民兵班的班长。初到边陲,能在与苏联一江之隔的黑龙江畔插队落户,同学们为之振奋不已。第一个月,他们身穿绿军装,接受了当地驻军的军训和边境形势教育,同学们深感肩负着祖国的重托。在北大荒漫长的冬季里,同学们都编进了民兵连,男同学全进了武装基干排,身佩钢枪,在边境线上巡逻站岗,女同学虽是普通民兵,也时刻准备着打击来犯之敌。他们为自己能战斗在反修最前线而骄傲,华月敏说:“左右是下乡,能到反修前线也算值了。”

华月敏就是这样一个人。

20087月,陶萍华、惠毛华、冯燕和秦三海等上海知青重返第二故乡。在乡亲们的帮助下,为华月敏的坟重立了墓碑。

黑河知青博物馆建成后,泡子沿的乡亲要求博物馆将华月敏记录在册,为此黑河日报记者张立波专程前往采访,写了《泡子沿的那个知青坟》一文予以报道。

华月敏永远活在同学、荒友和泡子沿乡亲们心中。

 《生命记忆》之38——葬身泡子沿 - 海哥 - 海哥的博客

                                                                       华月敏年轻的生命就终止在这条河里
《生命记忆》之38——葬身泡子沿 - 海哥 - 海哥的博客
2008年7月同学们重返泡子沿时为华月敏换上了新墓碑
 

(海哥根据对王子晴、陶萍华的采访撰写)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