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记忆》之35——青春的悲剧(原创)  

2014-08-26 10:34:26|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绪山,男,哈尔滨知青,1949年出生,哈尔滨市第2中学1968届高中毕业生,196811月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8团(290农场2分场)园林队。19691月调60团(前进农场)9连,任农工排排长,同年底入党。1971年初调入团机关组织股任组织干事,5月被任命为5连指导员。19756月遭雷击身亡,年仅26岁。


北大荒的夏季是美丽的,碧绿的原野一望无际,各色野花竞相绽放,争奇斗艳,但那蓝天白云也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让人防不胜防。

19756月的一天傍晚,辽阔的抚远大地上,距605连驻地不足一里的田间小路上,一个英俊洒脱的青年正骑着自行车赶路。一路急行使他浑身冒汗,红彤彤的脸上难抑愁情。他是5连的指导员,哈尔滨知青郑绪山。

这天,他骑着自行车去团部开会。散会后,拐道去3连为患病的女友买鸡蛋。然后,又匆匆赶回连队。平心而论,连队和女友,是他的最爱。尽管连队的工作越来越难开展,常常使他愁云不展,但他对这个连队充满着感情,自己为之倾注了全部的革命激情。虽然女友经常嘀嘀咕咕地批评他思想过于激进,要他千万注意工作方法,其中的丝丝情意,使他感到些许欣慰。

突然,好好的太阳躲进了云层,浓浓的乌云就象听到了集合号似的迅速集结起来,瞬间雷声滚滚,暴雨如注。一个连天接地的闪电,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响过后,田间小路上升起一缕青烟,很快消失在倾盆大雨之中。那一晚,5连的人再也没见到过他们的指导员。

第二天清晨,早起放牛的职工发现了一些胶底农田鞋和已经烤糊了的鸡蛋的碎片,人们辨别出那是郑指导员的遗物。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举行追悼会时,连队的上空竟响起了阵阵鞭炮声!为什么?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为他送行?这可是一个年仅26岁的有志青年啊!

是的,他怀着伟大的理想而来,他正不折不扣地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履行着一个共产党员的职责,他要在建设和保卫红色边疆的斗争中贡献自己的一切。也许他飘然而去的灵魂正为自己看不到无产阶级的红旗插遍全球而遗憾呢。

郑绪山的确是一个很出色的青年,是60团知青中的佼佼者。

郑绪山象许许多多青年人一样,对毛主席无限爱戴,无限崇拜,将所有的行为全部置于那双大手的挥动之下。毛主席说“造反有理”,他就带头造老师的反,造领导的反,说他们是“走资派”;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他就参加红卫兵,穿着绿军装,戴上红袖章,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他保存着一张长达8吋的大幅照片,记录了他在文革中的“光荣业绩”。照片上一条“打倒牛鬼蛇神”的横幅高悬上方,一个弯腰低头的人挂着走资派的大牌子立于横幅下,郑绪山站在旁边怒目相向。他把它带到了黑龙江,曾得意地向战友展示这张照片,颇有“老革命”的意味。

1968年,上山下乡运动在全国大规模展开,可谓轰轰烈烈。郑绪山当然不会落后,那年的118,他和千余名知青告别城市,满怀激情地来到边疆,立志要大干一场,把祖国的边疆建设成固若金汤的钢铁边防。

刚到8团园林队不久,兵团要开发抚远,从各团抽调部分老职工老知青骨干组建新连队,按照选拔要求,并不要刚到的知青新战士。郑绪山了解到抚远尚是一片亘古荒原,条件极其艰苦。他想一定要争取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只有在那里才能得到锤炼,才能成为坚强的无产阶级战士。主意已定,他和另几位有同样理想的新战士一起多次跑到团部找领导表决心,坚决要求参加新建团。领导看到这些青年有如此大的决心,正是革命战士应具有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十分高兴,破例批准了。元旦后的15,郑绪山如愿以偿,到609连报到,并担任了排长。

开发抚远,工程之巨大,条件之艰苦,可以说是黑龙江兵团史上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用艰苦卓绝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凡参加过抚远开发的兵团战士无一不得到了严酷的锻炼,为往后几十年的负重前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郑绪山有上进心,能吃苦耐劳,事事模范带头,处处以身作则,并且在工作中表现出很强的组织能力,连队也着意加大了培养力度,196912月,郑绪山光荣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郑绪山入党后,干劲更足了,表现更好了。他带领全排样样工作走在前头,白天参加劳动,晚上把队伍拉出去搞军事训练,尽管大伙劳累一天再去训练略有怨言,可想到一触即发的边境局势,也甘愿为“戍边”多洒一份汗水了。看到郑绪山排里的工作生龙活虎的,领导打心眼里喜欢。好钢一定要用在刀刃上,19 71年初,郑绪山调入团机关,任组织股组织干事。真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郑绪山并没有被升迁而冲昏头脑,他有更大的志向,更大的抱负。他主动向组织上提出自己缺乏基层工作经验,要求到基层连队锻炼,经批准带职加入工作组,下到问题比较多的5连蹲点。

在工作组,郑绪山得以进一步显现他的才干,特别是他极佳的口才,很有鼓动性,加上他与干部战士同吃同住同劳动,成效显著, 团党委大加赞赏, 5月便任命他为5连指导员。

当上领导后,郑指导员事必躬亲,管理上干脆利落,连队工作有很大起色,在群众中也享有很高的威信。战友们至今仍记得每次播种、收割等重要农忙节点或执行重大任务前,郑指导员的战前动员自如、流畅、生动、活泼、激扬、奔放,总会取得群情振奋的效果,以致许多人特别爱听他的即兴演讲。

郑绪山希望自己的连队更上一层楼,能成为全团,乃至全师、全兵团最过硬的连队。那时候,讲究的是以阶级斗争为纲,要想队伍过硬,只有拿起这支武器。郑绪山如是想着,他在连队干部会上提出自己的观点:5连的阶级斗争半年就要抓一次,一抓就灵,工作没有上不去的。

毛主席说过:“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谁能反对阶级斗争呐

连队不是真空,干部战士、职工家属都是有思想的人,难免对世事有自己的看法,对连里的工作有各自的见解。那时条件艰苦,老职工和小知青不全具有郑指导员那样的思想觉悟,总有一些不合时宜的言语和行为。郑绪山就收集那些所谓的落后言行,特别是知青中一些怕苦怕累,对上山下乡的微词,甚至想家等都归于错误言行,上纲上线进行批判。一位北京知青爱说怪话,一次他手提裤子指着裤裆叫入裆,又有一次说了“下乡是被骗来的”话。那时郑绪山还是工作组组长,他召开大会,狠狠批判了那个知青,并以“污蔑共产党”和“攻击上山下乡政策”的罪名定性为现行反革命,被监督劳动。这个知青直到文革结束后才得以平反并返回北京。他当指导员后,一位上海知青,因为说了一句“机器还要加油保养,人更得休息”的话也被作为阶级斗争新动向批了个没完没了。

郑绪山如此动真格的,搞得连里人人自危,因此群众对他的意见越来越大,几位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知青骨干也对他多有怨言。没有不透风的墙,团里了解到这些情况后,试图纠正郑绪山过激的工作方法。团政委和政治处主任都找他谈话,进行了批评教育。谁知道,郑绪山坚持己见,认为抓阶级斗争没有错,是团领导不坚持原则,依然我行我素。随着干群关系的日益恶化,工作难度也越来越大,郑绪山的情绪也逐渐低落,以致惨遭雷击身亡还有人鸣放鞭炮以示庆贺。

当然5连的大部分人对郑指导员的英年早逝深感惋惜,毕竟他是爱这个连队的,也为这个连队贡献了他的才华,可惜的是这个朝气蓬勃的青年人生命结束的时候却是一场悲剧。

 

(海哥根据贾传杰、田耕的回忆资料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