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记忆》之24——何时为他平反?  

2013-09-04 20:36:28|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大山,男,1964年下乡的富拉尔基知青,鹤山2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5452连)机务排拖拉机手,1970年卷进一起反动标语案,屈打成招,被判8年徒刑,关押7年无理由释放。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疾病缠身,1978年回到富拉尔基即死亡。

 

在北大荒的开发史上,知识青年是继十万转业官兵后的一支庞大生力军,而这五十万大军的先头部队则是1960年代前期来到北大荒的城市支边青年。

1964年,国家刚从三年自然灾害中解脱出来,国民经济十分脆弱,农民的日子十分艰难。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张大山离开了城市,离开了父母亲人,打起背包来到嫩江边上的鹤山农场第2生产队,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既为家庭减轻了负担,也为自己插上了理想的翅膀。

张大山毕竟是读完了初中的文化人,正赶上农场的发展期,大批先进的大型现代化农机具需要有文化有知识的年轻人去操作和掌握,待1968 年京津沪哈等地的大批知青来到时,张大山已经是一名拖拉机的副驾了。

然而,刚从困难时期过来的国家又陷入了“文化大革命”的泥沼,生产生活、学习劳动,无一不以阶级斗争为纲。若有一丁点儿风吹草动,定是阶级敌人兴风作浪,务必揪出、打倒、批判,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张大山虽是那个时代中人,其实他是个不大关心政治的人,有时还有点懒散作风。可是谁能拗得过时代呢,只要身在其中,不仅不能超脱,更不能躲避迂回。所谓你不找事儿,事儿找你。这不,张大山就被意想不到的事儿缠上了,而且一缠到死!

1970年夏秋时节。一天晌午前,张大山被派去场部修理厂取机车配件,午饭后回连队,他那偷懒的劲儿又上来了,不想这么快回到岗位上干活。再说,大忙在即,一眼望不到头的庄稼地里有你干不完的活。他这么想着,就在连队驻地外找了个柴禾垛子躺下,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大觉。不料一睡睡到日头偏西,张大山又为要挨批评而担忧起来,脑瓜一转,就在地里跑起步来,大汗淋漓后回到排里,说是在修理厂耽误了,才紧赶慢赶地回来的。其实,已经有人知道他呼呼大睡的事了,都是兄弟,谁也不会说什么。

张大山正为瞒天过海得手而暗自高兴的时候,令他八辈子想不到的灾难正向他袭来。

正是张大山去场部修理厂的那天下午,在修理车间的一台车床侧面,离地五、六十公分高度的铁皮上有人用粉笔写了“打倒毛主席,刘少奇万岁”的一行小字。反动标语的出现,无疑是重大的阶级斗争新动向,团保卫股展开了侦查。当时有职工反映是小孩子干的,那歪歪扭扭的字体,几近地面的旮旯地方不大可能是成年人所为。再说那时厂子不带围墙,常有职工的孩子到处乱窜。但保卫股排查中发现张大山曾在那天到过修理厂。一查,张大山是地主出身,那天是汗流满面地跑回连队的,平时表现一般,疑点便指向了张大山。张大山很快就被抓起来了。

那年月,哪个单位挖出了阶级敌人哪个单位就是思想路线抓得紧,谁要是揪出了坏分子,谁就能立功受奖。办案光有疑点是不行的,口供最重要。开始张大山死活不承认,哪怕棍棒加身也不承认。后来,审讯的人想出了一个奇招,张大山想不开口都难。这一招是把嫌疑人的脸摁到烧红的炉盖子上方一点点的高度,任由炉火去烤那薄皮嫩肉的脸,烤得张大山嗷嗷大叫,眼看要冒烟烤糊的时候,审讯者适时放开,待疑犯喘息一阵稍有平息后,又接着再烤。几天下来,再硬的汉子也扛不住。张大山实在受不了了,心想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应吧,便违心地招供了。

这期间,2连凡知道张大山在柴禾垛里睡觉,并为他作证的人,凡认为笔迹不是张大山的人,凡张大山在监督劳动期间偷偷为他送过饭票的人都被视为阶级立场不坚定,受到了牵连,有的谈话警告,有的办学习班。最后,张大山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判八年徒刑,押送北安监狱。

后来,此类反动标语在连队和场部又有出现,经查确是小孩所为。但张大山一案已经铁板钉钉,没有人会替一个无名知青出头,也没有谁会承担冤案的责任,张大山就一直关在监狱里。到了第七个年头,张大山突然被释放了,既没告知提前释放的理由,也没宣布平反。可是此时的张大山已经在狱中患上海了严重的心脏病,被打的头部也常常作痛。张大山回到2连后,整天忧郁烦闷,他向好友提起过心中的不解,希望得到平反,可是想想能够提前出狱已是大吉,自己有何能耐去理论呢?又能找谁去理论呢?

不久,知青大返城开始了,张大山也离开了这块来时满怀理想,去时伤心不已的地方,回到自己的故乡。他忧郁成疾,没多久便病故于富拉尔基,那时,他还不满三十岁。

张大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极左路线的受害者,可悲的不仅是冤假错案的发生,还有知错不改的顽固!人们不禁要问:张大山何时才能平反?何时才能告慰九泉下的冤魂!

 

(海哥根据对鹤山农场退休职工徐连赋的采访整理撰写)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