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记忆》之21——舍身救战友  

2013-08-20 23:17:35|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启庸,男,哈尔滨知青。祖籍吉林永吉,19461月出生,哈尔滨第九中学1966届高三毕业生,1966年到黑龙江红色青年农场务农,后划归锦河农场(119营) 1970220日在打井作业中为抢救战友被炸身亡,年仅24岁。19751111日,黑龙江省革委会追授为革命烈士。

 

阎启庸个子不高,微微有些胖,也许是读书用功,双眼高度近视。忧郁的眼神透过啤酒瓶底似的镜片,传递给人一种生不逢时的信息。他不苟言语,见人先笑,有书生的儒雅风范。他很能干,能吃苦,衣着破旧,满身尘土,忙忙碌碌,如同土生土长的农工。

阎启庸出生在一个进步民主人士家庭。父亲阎伯时在黑龙江蒙江县(现靖宇县)当过县长,曾利用这个职务帮助过抗联,为此受到日本关东军的追捕。他只身逃往兰州,并客死他乡。文革暴发后,阎启庸一家却因父亲当过伪满官吏而受被归入“黑五类”之列,受到不公正对待。

阎启庸在母亲的养育下,自幼知书达理,爱集体,爱同学,常常帮助他人,是个人人夸奖的好学生。小时候,阎启庸随家人生活在上海,上小学时,住在四川北路一条小弄堂里。弄堂地势低洼,一下雨就积水,雨大时水能没到膝盖。小小年纪的阎启庸在上学和放学路上,见到老人就会扶上一把,见到低年级的小朋友就会背上一段路。在新沪中学读初中时,因晚上突下暴雨,他冒雨跑到学校把一间间教室的窗户全部关上。第二天,老校工报告了校长,校长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隆重表扬了他。

 1963年,阎启庸一家搬到哈尔滨,他进入哈九中读高中。毕业那年,爆发了文化大革命,他们一家受到了冲击,姐姐姐夫因是技术专家也双双被审查,阎启庸在学校再也抬不起头来了。为了证明自己也是革命青年,他当年就报名下乡来到了地处中苏边境的红色青年农场,参加了创建农场的艰苦劳动。

1968年春天,农场为迎接大批知青到来,加快了基建步伐。那时乍暖还寒,和泥的水还带着冰碴,眼看供不上了,阎启庸二话没说,卷卷裤腿就跳进泥水里搅拌起来。犯了关节炎,他用烧热的砖块给自己做热敷,从不请假休息。大批知青来到后,他对这些小兄弟特别照顾。曾经有战友生病时他买了奶粉送去;吃饭时,他总是尽量往后靠,让战友们多吃点,吃饱点。由于他特别能干,处处带头,很快赢得知青们的尊重,都说他是“我们的好大哥”。

1969年的32日,爆发了珍宝岛战役。地处黑龙江边的兵团连队奉命进入战备状态。知青们群情激昂、摩拳擦掌,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出身好的知青被挑选进入武装连队,兴奋得一心想着上前线。而出身不好的知青却等来了向后方转移的命令。这道命令就是要把一部分家庭出身,或亲属有“政治问题”的知青遣送到远离边境的后方农场,表明社会对对这部分知青的不信任。其实,这些这些知青积极报名下乡,拼命劳动,绝大部分都有类似阎启庸的想法,就是要甩掉家庭出身的包袱,争取一个平等的政治前途。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有的知青愤愤不平:“当年延安还接纳了很多地主、资本家和国民党军官的子女呢!为什么我们不能给他们机会?”有的知青写血书请战,以证明自己已与家庭“划清界线”,有的知青委屈得以泪洗面。当然也有人拍手称快,坚决拥护。阎启庸也在被遣送之列,他像个老城的过来人,深知一切都是徒劳,唯有踏踏实实地劳动才是最好的证明。他们被遣送的那天,正下着大雨,同学和战友都赶来相送,泪水和着雨水在他们脸上流淌。阎启庸没有哭,一个人早早地上了汽车。他站在车厢上,神情凝重地注视着远山,在灰色的天幕下,好像一尊雕塑。

到了新的连队,阎启庸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像大哥哥一样照顾着知青弟妹们。那年冬天,连队组织伐木队上山伐木。从公路到营地有三四十公里要徒步行军,阎启庸背的是最重的工具,汗水湿透了棉衣,外层冻成了冰,走起路来发出“咔咔”的声响。伐木劳动非常辛苦,每天晚上,大伙都累得躺下就睡着,可阎启庸不顾劳累,就着油灯,拿着锉刀替大伙锉锯。

珍宝岛的战火没有烧到锦河,阎启庸却在战友最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

19702月,北大荒天寒地冻,阎启庸被分配参加打井劳动。20日那天,阎启庸和其他三个知青像往常一样到工地干活。井下他们挥汗如雨地挖土,井上他们将辘轳摇得飞转,一筐筐的土从井下提起,井台四周的土堆一点点加高,井底在一寸寸加深。午饭时,菜少不够分,阎启庸揣着二个馒头就回到工地。下午,他们挖到六米深的到时候,井底碰到了岩石。阎启庸就带领小知青们准备用炸药炸开岩石。他和鹤岗知青高云雷带着炸药包下到井底,仔细埋好炸药,又认真地检查了一遍。一切准备就绪后,阎启庸先上了井台。高云雷在井下点燃导火索后,阎启庸和另外两个知青迅速摇动辘轳把他提了上来。就在高云雷解开绳子要跳下井台的一瞬间,他脚下一滑又摔下井底。六米多高的距离,足以使小高动弹不得。而导火索正在丝丝地冒烟,高云雷危在旦夕! 千钧一发之际,阎启庸一把拽住井绳滑了下去。井下烟雾弥漫,他没能拔掉燃烧的导火线,便毫不迟疑地快速把绳子拴在小高的腰间,大声呼喊:“快摇辘轳!快啊!”他用双手托住小高,拼命往上举。小高被拽了上来,刚离开井口那一刻,“轰”的一声巨响,炸药包在阎启庸的脚下爆炸了,他躯体的碎块和着沙土石块一起从井口喷出,鲜血染红了井台四周的雪地。

战友得救了,阎启庸却融入了黑土地。

少顷,战友们哭喊着冲向井口。全连的干部战士都跑来了,他们捧起被阎启庸鲜血染红的沙土和红雪痛苦地呼喊着英雄的名字。阎启庸手托战友巍然挺立的身影,永远定格在战友们的心中。她舍身救战友的英雄形象不亚于董存瑞高举炸药包呼喊:“为了新中国,前进!”;不亚于黄继光胸堵抢眼,让战友高举军旗冲上敌人阵地!

阎启庸是知青群体中最早涌现出的英雄典范之一。1团为他举行了追悼会,他的事迹被记入了场史。五年后,黑龙江省革委会追授阎启庸为革命烈士。

(海哥根据贾宏图相关文章、黑河知青博物馆资料及锦河农场场史资料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