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记忆》之5——大难不过三  

2013-06-20 22:49:01|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记忆》之5——大难不过三 - 海哥 - 海哥的博客

    王长林,男, 哈尔滨知青。1951年出生,哈尔滨市65中学1967届初中毕业生。19685月到黑河马场,后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6工程连,再调15连。1971年转为执勤连,常年驻扎二龙山火车站,担负装卸作业任务。19721月在一次卸煤作业中意外死亡,年仅21岁。


王长林长得太瘦了,来到北大荒后,战友们给了他一个十分形象的外号——小杆子,连里的人都这么称呼他,以至于没人再叫他的大名了。小杆子脾气随和,是个名符其实的老好人,对于人们直呼其外号也毫不介意。

3年多的兵团生活中,小杆子曾有过两次大难不死的经历,他常自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艰苦的营地生活和简陋的作业条件,却让“大难不过三”的谶语在他身上不幸成真。

 

遇狼

15连是山里的一个新建点,地处偏僻不通邮。连里须隔三差五派人到团部给大家取信。一次轮到小杆子,邮件中有营部一位战友的家信。小杆子竟然徒步走了50多里山路,将信件及时送到这位战友手中。在,送信途中,小杆子遭遇了第一次险些丧命的大难。

那天,小杆子用电话通知战友他将马上把信送到后,便火流星似地大步向营部赶去。走到一个山脚的拐弯处,发现两只大狗跟着他。小杆子以为是哪个老职工家的狗,也没太在意。可那两只畜生一直跟着,你走它也走,你停它也停,你站它也站,你蹲它也蹲,弄得小杆子好生奇怪。“我猛一回头,竟发现它们眼中露出一股凶光,那是狗眼里所没有的。那一刻,我的冷汗刷地一下子冒出来了,直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狗而是狼!”小杆子事后对战友如此描述。

尽管头冒冷汗,小杆子仍十分冷静。他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发现几米开外有一根木头电线杆,脚下有一段枯树枝,而狼离自己只有3米远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地上的枯枝向狼狠狠砸去,狼躲闪着跳向一边。趁着空儿,他一个箭步窜到电线杆下,一口气爬了上去,紧紧抱着丝毫不敢松手。两只狼也扑向电线杆,但扑了几下没能够着人,心有不甘地选择了蹲守。小杆子明白,获胜的关键就看谁的耐力更好了。于是,他死死地抱着电线杆,不断地给自己鼓劲。双方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小杆子已经精疲力竭,但他决不甘心就这样喂了狼!坚持就是胜利,他心里只有这句话。果然,两头狼看看蹲守无果,姗姗地离去了。小杆子一直坚持到看不见狼的身影后,才跌坐下来。

听着小杆子的惊险经历,看着他满脸的汗水和刮破的衣衫,营部的战友只感到手里家信沉甸甸的。小杆子则故作轻松地笑道:“也许它们看我没有多少肉,也许是良心发现,就走了。战友的眼泪却止不住流了下来。小杆子笑吟吟地说:没事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挥挥手,大步流星地赶向连队。

 
跳车
北安到黑河边境的铁路线上有一个小站,叫二龙山,6团的大部分物资都在那儿转运。1971年初,15连驻地迁到二龙山后,团里组建执勤连,小杆子与30多个弟兄走上了新的岗位。小杆子分在专职装卸物资的装卸排,铁路货场成了他们新的战场。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只要有火车进站,就少不了他们大干一场,那活儿一点也不比大田里的农活省力。
小杆子挺喜欢这份工作,整天开开心心的,干活还是那样卖力。因为常跟火车打交道,连里的男生个个练就了跳车的好身手,凡有客车到站,他们常会挤上车去买一盒香烟,如果火车开动了,他们会飞身下车回来干活,简直就像飞虎队。有一天晚上,小杆子上火车买烟,平时灵巧得很的他,那天喝了点酒,买完烟后火车已经启动了,小杆子如同铁道游击队员一样纵身一跳,就消失在夜幕中。铁路巡道员发现了昏迷在道岔上的小杆子,立刻通知连里把他抬了回去。那次小杆子摔了个脑震荡,休息几天也就好了。虽说没啥大碍,却是又一次死里逃生。如果摔得不巧,如果在巡道员发现他之前有列车经过,后果都不堪设想。
 
坠死
1972年元旦过后的一个星期天,装卸排的众兄弟休息。那天小杆子穿得干干净净,连平时不舍得穿的一条半新粗蓝呢子裤子也穿上了。他到一老职工家玩耍,摆下扑克算卦。那年月,连里时兴用扑克算卦,准不准无所谓,关键是消磨时间,打发寂寞。一战友说:看你这么高兴一定是好卦了。”“那倒不是,正好相反,是个大难!小杆子答道。你这个人狼口余生,跳车也没死,还有什么大难过不去的?战友调侃着。小杆子一脸正经地说:你不知道大难不过三……”
10点多钟来了一趟火车,15节车皮的煤炭要紧急卸下,装卸排立刻投入了战斗。数小时后,卸车完毕。小杆子并不急着回宿舍洗漱,和往常一样检查作业面并关闭车厢门。就在他关闭大铁门时,意外地摔下了路基。同志们迅速跑拢来,看他摔得不轻,立即背起他往医院跑。团部医院检查后,确诊是脊椎骨折胸腔肋骨重叠。立刻转往哈尔滨兵团医院。在火车上,小杆子还有意识,到兵团医院已深度昏迷。抢救持续了4个多小时,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小杆子停止了呼吸。
大难不过三。很不幸,小杆子赶上了。

 

  (海哥根据上海知青孙友娣等战友提供的资料整理撰写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