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黑龙江兵团9团5连追寻亡故知青足迹的故事  

2012-03-20 14:05:55|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受《生命的记忆——献给长眠在黑土地的知青们》(暂定名)一书的编辑任务后,每天都要收到许多邮件和电话,遍及全国,甚至来自海外。大家都为这  一举措叫好,提供了许许多多的资料。亡故知青中有为国为民殉职捐躯的,有被病魔夺去了生命的,有因无知而在事故中丧生的,有荒诞玩闹过头造成伤害死亡的,也有受迫害含冤离世的。因该书将由上海社科院出版,要求甚高,而来件中符合定位要求的不多,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改编,但知青们的笔下亡故战友的英容笑貌栩栩如生,并折射出那个年代的时代特征,使我沉浸在一拨高过一拨的感动中,常常禁不住热泪盈眶。更有许多知青为了这几乎被忘却的纪念,不顾年老体迈,四处联络、走访,一起回忆逝者的点点滴滴,一起寻找亡者的家人……

黑龙江兵团9团5连知青们追寻亡故战友足迹的故事,就是知青群体中不断演绎着人间真善美的一个缩影,是感动着我的许多人和事中的一件。

 

 

为了让子孙记住他们

——黑龙江兵团9团5连追寻亡故知青足迹的故事

 

43年前,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师9团5连,有一位借到31连去的战士突然间失踪,数日后人们在远离连队的玉米地里发现了被大雪掩埋的尸体。死者是上海知青,叫陈元放,外号“老太太”,年仅17岁。人们只知道他想请假外出未被批准就徒步跑回5连看望朋友,而后连夜返回31连,此后,两个连队的人再也没见到过他了。

夺走他生命的究竟是寒冷、饥渴,还是大烟泡?仰或是豺狼野兽?无人知晓,也无从知晓。连队把陈元放埋在了九团团部的西山包坟地里,没有鲜花,没有追悼会,更没有悼词,没有一个说法,自然也不会有谁对他的死负责,他永远地融入了黑土地。

看似一切就那么悄声无息的过去了,然而,陈元放的大名和“老太太”的雅号却深深地烙在战友们的心里,每每相聚,总会有人提起他。

今年年初,上海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发出倡议,拟编撰一部纪念亡故在北大荒知青的书,得到社会的广泛响应和鼎力支持。陈元放的战友们第一时间就向编委会上报了他的名字,北京知青仇荣亚给编委会邮寄了题为《深深的歉意》的文章,表达了深深的怀念之情。

因书籍的定位是“史料”,不同于回忆录和抒情纪念,要求人物的简历完整准确,事迹简练详实,有条件的再配上死者身前的照片。可是陈元放得材料离编撰要求相去甚远,如出生年月不详、死因不详、死亡时间不详等等,我要求5连的老知青尽可能了解详尽后再作补充。

这一下可难为了陈元放的战友们,毕竟时隔四十余年,多少世事被历史无情地泯灭,更何况是一个当年就扑朔迷离的个案,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物!要查清陈元放的履历,并提供详实的史料谈何容易!

他们没有被困难吓倒,没有在时间长河面前退缩,由金惠芳等同志发起,5连的上海知青、北京知青、哈尔滨知青、温州知青和一部分老职工展开了一场历时一个多月的类似海底捞针般的查找、寻访和回忆活动,力求能有所斩获。由于陈元放在北大荒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不满五个月,在连队没有与他同班的同学,他也没有回家探过亲。战友们搜遍了脑海中的角角落落,陈元放留在大家记忆中的东西少之甚少。于是,他们一面在9团的网站上发布“寻找陈元放上海家人和亲朋好友”的消息,一面由金惠芳、陈亚凤和马义能组成寻访组,对陈元放身前所在学校、街道、派出所、档案馆等单位进行走访,试图找到突破口。

无处不达的网络,一次次给金惠芳和仇荣亚带来好消息,网名苏豆、东北虎、章金龙、兔子等战友提供和补充了不少陈元放身前以及当年办理后事的情况,他们还联络上了多位陈元放中学时期的同学。

走访工作却使他们既感动又失望,感动的是他们所到之处,接待的同志问明缘由后都被知青们的情谊所感动,尽量帮忙查找,就连远在黑龙江绥滨农场组织部的朱秀吉同志(哈尔滨知青子女、大学毕业后自愿到农场工作)接到上海知青的长途电话后,到劳资科、保卫科等部门查找历史档案,老职工谷多森的儿子主动与上海联系提供帮助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包含着浓浓的情谊。但因历史久远、街道拆迁、单位变更、学校合并等诸多原因,除上海市虹口区档案馆还留存着当年长白中学下乡同学的名单外,几乎所有的档案中已经找不到陈元放的名字了,这让寻访的老知青们不无遗憾。

遗憾归遗憾,金惠芳、 陈亚凤等人及时作了汇总和小结,他们还是从群体的怀念中收获了真挚的友情。金惠芳感慨地说:“他们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北大荒,长眠在黑土地下。而我们儿孙满堂,享受着天伦之乐,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让我们的子孙能记住这些可怜的人。”

海哥 2012.3.20 

 

  评论这张
 
阅读(80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