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老实人谢定康  

2009-03-07 23:07:34|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实人谢定康

 

1968年8月22日,北大荒秋高气爽。

这一天,距嫩江县城不祘太远的一个叫双山的小站上红旗招展,人声鼎沸,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师直的干部职工敲锣打鼓地迎来了一千多名来自上海的知识青年。这批刚刚踏上黑土地的知青,虽然经过三天三夜长途跋涉,仍然兴奋不已,用高亢嘹亮的歌声和饱满的激情回应着北大荒父老乡亲的盛情。因为他们全部都是自愿下乡的,有的甚至为了成为第一批兵团战士而写下血书。这支队伍中有一名不声不响的小个子,始终好奇地眯缝着眼睛注视着身边的一切,他就是我要介绍的主人公,上海知青谢定康。

第一批下乡的知青,不同于以后“一片红”时被动员下乡的知青。他们是一群信奉“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热血青年,立志在农村“滚一身泥巴,出一身臭汗,来一个脱胎换骨,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企盼着早日成为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谢定康的心中也充满着这样的理想。不久前我在上海他的借居地见到他时,已是时隔三十年了。这位最后的留守者头发花白,除了乡音未改,从身形到穿着已是活脱脱一个东北老乡,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完全被东北同化了”。

其实当年促使小谢报名去边疆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为了减轻父母亲的负担。小谢的父母原是街头卖豆浆的小摊贩,公私合营时被吸收进里弄食堂。夫妇俩共生育了六个子女,定康排行老四。一家八口挤居在南京西路高楼大厦后面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弄堂小屋里。父母亲靠着微薄的工资和辛勤的劳作艰难地抚养着孩子们。定康二岁时出麻疹,高烧引起双眼视神精萎缩和视网膜病变,经医治虽然保住了眼睛,视力却大为衰退,上小学时双眼的视力仅为0. 4和 0. 2(现在的视力已跌到弱视的程度,右眼0.1  左眼0.06,几乎只剩一丝光亮)。我为此咨询眼科专家,医生说此病随年龄的增长而日趋严重,是一种不治之症。幼小的定康很懂事,读书也很用功,但小定康知道自己眼睛不好,读书很吃力,上初中时就想好了要早点工作,好挣钱养家帮父母一把。66年初中毕业时,无情的文化大革命把学校砸烂了,使工厂停产了,定康工作挣钱的愿望成了泡影。68年夏天,黑龙江兵团到上海招兵,谢定康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下乡总比在家吃闲饭强啊。

谢定康被分配到跃进农场砖厂,即46团机炮连。这是一个战备值班连队,七五炮、八二炮、轻重机枪……,刚刚成为兵团战士的知青们兴奋异常,小谢成了重机枪手,第一次打靶竟找不到靶子,闹出了笑话,连里这才知道小谢眼睛不好,把他换了下来。

在兵团,值班连是最辛苦的,干得都是重体力活。小谢是属牛的,干活也像老黄牛,脚踏实地,从不偷懒,有一百分的力气绝不只用九十九。很快小谢就升任班长,还被连队树为“勤勤恳恳的老黄牛”标兵,71年他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73年春,兵团五师糖厂的土建工程开工了,师属大部分团都派出工程连开赴老莱河畔参加大会战,很快参战的46团工程连就向团里要求增援,各连都毫不吝啬地派出最能干的战士,小谢就是在这时被派到工程连参加糖厂建设的。

建设工地上红旗招展,如火如荼,谢定康被分配到炊事班烧火。但这个来自大都市的火夫也和你追我赶的大会战相呼应,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脏活累活抢在前,担起了班里所有的杂活。本来在炊事班工作就要起早摸黑,而小谢又是其中起的最早的。每天天不亮,他总是第一个到岗,又是挑水,又是劈柴,等同伴们来上班,他早已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工作,只等大师傅上灶了。午饭后炊事班的人有二个小时的时间可以休息,但小谢从不回宿舍,他用这段时间把伙房和食堂打扫得干干净净,把柴禾和煤上足,把水缸挑满。晚饭后他还要保证热水供应,好让辛苦了一天的战友能洗一洗擦一擦。就这样一天忙到黑,等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时,许多战友早已进入了梦乡。第二天他依然是第一个起床,第一个到岗。

小谢性格内向,从不多说话,更不抛头露面,只是默默地做着他认为应该做的事,以至于几个月下来,竟然很多人还不知道他姓啥叫啥,但糖厂食堂的管理员王伯雄却认准这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是快好料,便向厂部要求把小谢借了过来,成了老王手下的火头军。尽管从一个炊事班换到另一个炊事班,干的还是火夫,但小谢很感谢老王的知遇之恩,毕尽糖厂是一个现代化的大工厂,成为这个庞大机器的一份子是当时许多人的心愿,能借到糖厂就离留下近了一大步。此后,小谢的劲头更足,更加不知疲倦地埋头苦干。二年以后小谢终于如愿以偿成了这个工厂的一员。

77年底,小谢调到小锅炉房烧锅炉。小锅炉房是专供办公和生活区取暖的,虽然还是烧火的,但这可不能与炊事班的火夫同日而语了,而是正而八经的司炉工了。在小谢看来,这可是个不小的进步啊。于是,他借来有关锅炉的书籍,克服眼疾的困难,一面把书本上的知识带到实践中去,一面带着工作中的疑问到书中找答案,这样他的技术日有提高,月有长进,很快当上了组长。

老实人自有老实人的福份。经人介绍齐齐哈尔漂亮的女知青倪志英走进了小谢的生活,给我们的老实人带来了温馨的爱。79年他们有了可爱的儿子,小家庭充满了欢乐,那是小谢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儿子出生的时候也是知青大批返城的时候,为了儿子,夫妇俩商量着让小谢也办个病退回上海,小谢就给妈妈写了封信,希望得到家里人的支持。可是上海的回信让小俩口郁闷了好几天。原来在安徽插队的弟弟先一步回了大上海,他和妹妹以母亲的名义拒绝了三哥的请求,说你们既然在北大荒结婚了,就在那儿好好干,扎根一辈子吧。

“什么!真是岂有此理!”我愤愤不平起来。

“那个年代嘛,我想妈妈说的一定不会错的,在糖厂也很好,我就在这儿扎根吧。”老实人就这样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远在上海的弟弟和妹妹。

儿子一天天长大了,上完了小学上初中,94年儿子初中毕业了。儿子的前程又一次摆在了小谢夫妇的面前。这时,国家早有了允许知青一个子女落户城里的政策,于是小谢再次向上海发出了请求。还好,这一次上海的弟弟终于开了恩,同意给侄子落户口,但要小谢写下书面承诺:保证儿子不长住在家里,并永不提出住房的主张。此时的小谢怎么想的呢?“我知道上海的住房太紧张了,他们同意落户口已经很好了。”小谢如是说,这就是他当时的想法。他很快地写下了承诺书,儿子如期回到了上海。

我们再来说在北大荒的小谢吧。当上了组长的小谢不仅要烧锅炉,还要带着工友们进行管道维护,于是他又猛学管道工的知识。后来还在不更换管道的情况下成功地解决了近端和远端供热不均匀这个建厂时遗留的技术问题,既解决了职工取暖又节约了能源。到小锅炉房扩建为水管站后,小谢被破格提拔为工人技术员,这个时候的小谢已经成为老谢了。

老实人的升迁之路是很艰难的,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老谢虽然当了组长,可有的工友不听他的,常有不服从分配的情况。老谢有一股倔劲,遇到这种情况他总是自己去做,所以常常是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由于老谢从来不到领导那儿去告状,工友们觉得这个组长够哥们的,也就不好意思长此以往了。

暖气供热不均衡在家属区也是个老大难问题,大伙把难题推给了老谢。东北的管道都深埋在地面三米以下,要改造管道谈何容易,最简便的办法就是把近端的阀门关小些,远端的阀门开大些,控制流量达到均衡供汽。可是家属区的阀门谁敢去关!我说:“家属老娘们还不把你拍扁喽!”倒是为他捏了把汗。我们的老实人自有妙法,老谢憨笑着说:“我懂,但我有办法。既然近端的阀门关不了,我就在末端动脑筋。”他就领着大伙在家属区的管道远端添加了几组小支管。“这叫增加循环路!”老谢很专业地对我说。就这样,老谢用一个小工程解决了大问题。后来,他们的节能项目——“糖厂余热利用改造”还获得九三农管局技术革新三等奖。90年代末,我们的老谢已经是九三局劳动模范和优秀共产党员了。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老谢一步一个脚印地夯实了在糖厂的基础,准备把自己的余生都贡献给北疆“甜蜜事业”的时候,改革的春风也刮进了北大荒。体制上的弊端造成国营农场举步维艰,到2001年双山糖厂已经累计拖欠国家贷款一个多亿,被宣告破产。当年风风光光的糖厂就好比上海三十年前倍受青睐的仪表局和轻工局,改革开放初期就成为效益低,包袱重的重灾区而率先进行关停并转一样。九三人唏嘘不已,糖厂人更是痛心疾首。

消息传来,正患心脏病的老谢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一急之下血压骤升,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好一阵才缓过来。但改革是大势所趋,为了更大的发展,人们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准备着为改革后的糖厂再做贡献。可是等来了新的承包人后,被告知只接受45岁以下的职工,个别有专长的可以放宽到48岁,未被录用的一律进入劳动力市场。这对老谢这样五十多岁,又身患疾病的老职工无疑是当头一棒!

“停下来你们靠什么生活呀?”我问。老谢说,刚停下来还行:“那时我和我女人有近三万元的积蓄,厂里一次性买断工龄给了二万元,这在那儿就祘不少了。”老谢很是满足。但干惯了活的人,没活干总是不行的,老谢四处找活,却处处碰壁,不是干不了的就是不让干的。那一陈,老谢总感到心里堵得慌,健康状态每况愈下。倪志英总是安慰他:“不要着急,好在儿子已在上海有了工作,也祘是落下了脚,我们慢慢总会好起来的。”可是屋漏偏逢连阴雨,96年就得了肝病的倪志英一贯节衣缩食,厂子倒闭以后,为了省钱,更是不到病重不上医院,几年拖下来病情渐渐恶化,2008年9月,象老谢一样勤劳一样老实的倪志英终于撒手西去,九三医院的诊断是死于肝腹水,肾功能衰竭。给老婆治病的几年里,老谢花完了全部的积蓄。争气的儿子为了多挣钱,辞去了邮局投递员的工作,开起了出租车,几年里不仅成了一名熟练的驾驶员,还自学取得了中专文凭,更使人感慨的是小伙子还接济了父母三万多元。说到这儿,老谢喃喃到:“我对不起儿子啊,以后叫他怎么讨老婆哦!”我不禁鼻子一酸无以言对。

这几年顾了老婆顾不了自己,这次老谢回来是给自己看病的。他的心脏病高血压已经发展成了高血脂和冠状动脉硬化,多年的颈椎病造成了后背疼痛下肢麻木,体检又查出了乙肝。一贫如洗的老谢用他九三老房子的产权证做抵押,向邻居借了几千元来了上海。我说你干脆把那房卖了,回来和儿子同住吧。他说:“不能卖啊,儿子的房子是租的。上海的房子太贵了,就是以后有机会挨到动迁能分到一居室的话,儿子还要讨老婆呢。要是媳妇不愿意接受我呢,我就在北大荒度晚年了。”

听着老谢无奈的述说,我的心在流泪。我掏出身上的几百元塞在老谢的怀里,就准备告辞。老谢看看推辞不掉才不好意思地收下,只听他默默地在念叨:“失败呵,我真失败呵!”忽然他抬起头来,大声地告诉我,46团也有几个的知青战友来看望他,也送来了慰问品和钱。这时我看到老谢的眼睛有了光芒,脸上绽放出了少有的笑容。我把这一刻定格在了相机里。

我希望有更多的战友为老实人送去深情的关爱,温暖这颗把一切都献给了北大荒的心。

                                                                                                                                          海哥  2009.3.6

   2009年3月7日 - 海哥 - 海哥的博客

                             说起战友情谊,谢定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