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荒点滴之十六——抢收  

2009-01-03 15:48:48|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抢收

从1969年冬季到1970年秋收,北大荒西部地区兵团的干部、战士、职工和家属无一列外吃了一年的粘面。那面不能发酵,蒸出的馒头就是一块死面疙瘩,黑乎乎的,粘牙,倒是有点甜。那是因为69年黑龙江省西部地区遭遇了罕见的夏涝,绝大部分麦子都被泡在了水里,发了芽。经过以继夜地抢收,麦子终于入了仓。那年,兵团调出所有的优质白面上交国家,留下所有发了芽的粘面自己食用。虽然我们一年没吃上一个象样的馒头,但铭记在我们心里的不仅是艰苦异常的水中捞麦,更重要的是舍小家顾大家,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北大荒精神!

69年是我到北大荒的第二年,麦收前庄稼的长势很不错,都觉得又是一个丰收年。一台台东风红拖拉机,一台台慷拜因早已检修完毕,整齐地排列在机务排的场地上,只等一声令下开赴麦田了。

头年我们到兵团时麦收已经结束,参加了大豆收割。那时我们还什么都不懂,跟着老职工下地拉粮,在场园扬场、打戳装袋、扛包上垛。大田里则是机器轰鸣,拖拉机拽着联合收割机十几天就把一望无边的大田拾捣得干干净净。机械化大农业的概念已经烙在了我们这些来自大城市的小知青脑海里了,对于即将来到的麦收,心中只有对丰收的期待。

麦子成熟了,收割机把小麦割倒后正齐地排列成行,倒伏在麦茬上。听老职工说这样晾晒三二天,再用收割机拾起来脱谷,为的是提高脱谷率,这叫“拾禾”。头几天一切都很顺利,新上场的小麦颗粒饱满,忙碌的人们脸上都挂着笑容。

北大荒的天就是小孩的脸,说变就变,突如其来的大雨,一连下了好几天,人们的好心情全都被浇得烟消云散了。大家都知道,倒伏在地里的麦子长时间被雨水浸泡后是会发芽的,眼看到手的好收成就会成为泡影。连长姜大眼子、左指导员和老队长丛显玉,还有老职工们的脸都拉了下来,眉头都打了结。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小知青忧虑的是出不了门挤在宿舍里太郁闷。那些天宿舍里睡懒觉的,看书写信的,更有喝酒聊天打扑克的,都在打发着无聊的时光。

大约有十来天,老天爷才收住了泪眼。麦地里的情形却是惨不忍睹,麦杆早已被雨水浸透,麦粒已经抽出了白芽,地里早已成了淤泥塘,一脚下去,可以陷到小腿肚子。

怎么办?发了芽的麦子也是粮,总不能仍在地了烂掉吧!从师团到连队全部动员起来,展开了一场与大自然较劲的夺粮大战。

那段日子,我们天不亮就下地,天擦黑了才回家,有时甚至要借着康拜因的大灯劳动到深夜。

先是下到地里翻晾被浸泡在水里的麦子。北大荒的黑土平时油光发亮惹人喜爱,可一下雨,它粘粘乎乎不渗水,踩下一脚准能带起脸盆大的一坨黑泥巴,叫你寸步难行。开始我们不管穿胶鞋还是穿雨鞋都出足了洋相,不出几步,拔出来的只有脚而没有鞋了。有人试图光脚干,可那麦茬子就象锋利的尖刀刺你没商量。后来我们就用绳子把胶鞋牢牢地捆在小腿上,任由泥浆灌满鞋碗,一步一挪地举着大叉子翻麦子。那被水浸透的麦杆死沉死沉的,一天挑下来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晚上回到宿舍,脱下满是泥浆的裤子和鞋子,脚已经被浸泡得发了白。洗衣服的力气也没有了,再说天天如此,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衣服替换呀,于是我们就把衣服在井水里涮涮,涮掉些汗漬和泥浆,搭在绳子上晾一夜,第二天依旧穿上还是湿漉漉的衣服鞋袜下地去。

翻晾完了麦子,那黑土仍旧粘粘乎乎,康拜因还是下不了地。连里试着用三辆东方红拽一台康拜因,任你拖拉机加足油门隆隆地喘着粗气,那康拜因犹如庞然大物巍然不动。无奈之下,只能放弃机械拾禾的计划,还是要用人工把麦禾背到地头,再由康拜因脱谷作业,这又产生了一个新名词,叫“喂大嘴”。于是我们又再次在泥泞中跋涉,硬是人背肩挑把所有大田里的麦子扛到地头喂进康拜因的大嘴里。

那半个月,真是玩命的半个月!那年月讲究政治挂帅,越是累得不行了,越是有人高呼革命口号和毛主席语录,“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是每天都要喊上N次的常用口号。尽管现在看来左得出奇,但人的确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有了追求和向往,人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所有的困难都不在话下,都能被战胜。那年的麦收就是这样完成的。

这就是在黑龙江兵团史上永远也抹不掉的,被兵团人称之为“龙口夺粮”的大会战。

对于吃粘面,大家都很坦然,自己打的粮食自己吃,天经地义,尽管不好吃也都认了。第二年我调到师部,了解到兵团留下了所有的粘面而上交国家的全是好面的情况,我真的感动了。我拥护兵团首长的决定,我们也是子弟兵嘛!我想这就是激励了我们后半生的“北大荒精神”的一部分,是兵团的现役军人、农场职工和我们这些兵团战士共同塑造的。

                                           海哥  2009.1.3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