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哥的博客

与祖国同龄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母亲的心跳,我们也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壮大。我们属牛,我们倔强、顽强、决不退缩。我们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经历了无数的艰辛。但是,我们懂得爱和恨,深知苦与乐。我们曾经拼搏过,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还会献出智慧和力量!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荒点滴之八——喝酒  

2008-10-10 15:30:19|  分类: 知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喝酒

酒是天公的杰作,野果落地,自酵成酒。人类酿酒自有陶始,可谓源远流长。中国地域广阔,民族众多,酒文化也是极为丰富多彩的,南方人喜好米酒,北方人爱喝白酒,吐鲁蕃盛产葡萄酒,浙江人却唯独青睐黄酒。

我们在北大荒时只有自己酿造的老白干,逢年过节,婚丧嫁娶老百姓都好一醉方休。老白干通常用玉米酿造,各连各屯都酿,无名无牌,甘烈劲足,统称“老白干”。

当时的知青不过十七八岁,在家都很少喝酒,有的甚至从未沾过酒。因为艰苦的环境、贫乏的物质生活和高强度的体力支出,加上冬季的严寒,我们这些知青,特别是男青年也渐渐地适应了那浓烈刺鼻的老白干,多少能喝上几口了。但那酒好“上头”,酒量差的几口就能叫你头脑发涨,眼冒金花,所以那时候醉酒的人很多。每当下大雨下大雪刮大风这些恶劣天气,不能下地,宿舍里总有几伙知青围坐在炕上喝酒聊天,以打发枯燥乏味的时光。常喝的知青主要是齐齐哈尔和哈尔滨的,北京和天津的知青稍微少些,我们上海的知青则比较少,但我与北方的知青还祘合的来,参加过N次那样的“酒会”,当然也喝醉过。

集体宿舍大统铺,没有炕桌,搬过一个小木箱就祘是炕桌了。大家围坐一圈,喝的就是连队自酿的老白干,下酒的菜就是食堂里打来的“老三样”——土豆、白菜、粉条。要是赶上那位知青的老妈老爸心疼儿子寄来了好吃的,那宿舍里就祘过大年了,不管什么食品,不统统包销,“酒席”是不会散的。大家边喝边聊,海阔天空,想家了就哭,喝多了倒下就睡,多少光阴就这样流逝了。

在我的记忆中,有一次与“老达子”喝酒也是蛮特别的,值得与大家分享。

我们大西江七连,地理位置比较偏僻,翻过后山不远就是滚滚而下的嫩江。这一带江面宽阔,对岸是内蒙古的莫力达瓦达斡尔自治旗。江的这边也居住着少量达斡尔人。

达斡尔的祖先以游牧为生,直到清朝才逐步定居在嫩江流域。史书上说他们曾经在反抗沙俄侵略的斗争中作出过不懈的努力。达斡尔族的村庄大都依山傍水,风景十分秀丽,离我们七连较近的达斡尔村庄就守着大片茂密的山林和清澈美丽的嫩江。

自从知青来到这穷乡僻壤后,连队过冬的柴禾就有点供不应求了,必须扩大砍伐范围。达斡尔人好那一口,连里就与达斡尔的生产队达成协议,用我们的老白干换他们的柳条。

68年深秋的一天,我和几个知青跟车去老达子的山林里砍柳枝并装运回连队,由我们的姜树奎连长——姜大眼子(因他的双眼特别大而得名)带队。林子好大好大,我们几辆大车进了林子就分开干活,谁也看不到谁。记得到下午时分,我跟的那车已经装了小山似的一大车柳条了。突然传来消息,说是我们有一辆大车被老达子扣了!不都说好了吗,怎么会这样呢?姜大眼子就带着我们几个知青赶到老达子的屯子里,去找他们的队长。

达斡尔人的房舍院落十分整齐。园子是用红柳条编织的篱笆。他们的居室以西屋为贵。西屋又以南炕为上,多由长辈居住,儿子、儿媳及其孩子多居北炕或东屋,西炕则专供客人起居。我们一到队长家,那队长立刻把我们让到西屋,让姜连长和他一起盘腿坐上南炕,让我们几个知青上西炕。炕上光光的啥也没有,破炕席多处裸露着黑土。我们没上炕,就顺势坐在了炕沿上。连长说明了来意,那队长一面派人去找护林员,一面拿出一个茶壶,让姜连长喝。姜连长端起茶壶就着壶嘴“吱”的呷了一口,就递给了我们。从连长登眼裂嘴的模样,我们知到这不是茶而是酒,而且还是烈性酒。连长看我们不知所措,就说:“喝吧,喝吧。到了这旮瘩就得入乡随俗,老达子就这样待戚的。”我们几个也学着连长的样子,挨个呷了一口,那老白干的确厉害,比我们连队的酒辣嗓子。那队长哈哈大笑着接过茶壶也大大的呷了一口,又把茶壶交给了连长,连长又呷了一口,再交给我们。一壶酒就这样转圈传递着,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得呷上一口,根本就没有什么下酒的菜!酒过三巡,话入正题,护林员也叫来了,原来是护林员还没有得到通知,把我们当作擅自砍伐的不法之徒了呢。接着那队长又询问了一些我们知青的情况。我们告辞的时候,那队长对我们连长大声说道:“大眼子,以后尽管来,就冲着这帮城里来的知青,咱哥俩没得说!”

从此以后,我们七连每到深秋都去老达子的山上拉柳条。我的同学徐汝庄,后来当了连长,也象姜大眼子一样常去老达子的屯子,想必这种没有小菜捧着壶转着圈的酒没少喝吧。这转圈呷酒壶的喝法,我仅在达斡尔人那儿才尝试到,那可是当年“军民团结”的象征,也让我领略到了达斡尔人豪爽、粗犷的性格。

                                                           2008.10.10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